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! 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

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

作者: 冬雪花 主角:洛南音 薄旌予   來源:萬讀

連載 免費 言情小說

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洛南音薄旌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,《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》是網絡作者“冬雪花”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,主要主人公有洛南音薄旌予,喜歡《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》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 她愛了他十年,可卻在訂婚前夕落荒而逃,本以為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,卻不想一朝被擒,便一輩子被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 洛南音(哼著小曲兒):“天蒼蒼野茫茫,一支紅杏她要出墻。” 薄旌予邪冷似笑非笑將這小女人擁入懷中:“你這只紅杏要出墻?呵,你出一寸,我墻就挪一丈!”...

26萬字 更新:2019/07/18

在線閱讀

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洛南音薄旌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,《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》是網絡作者“冬雪花”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,主要主人公有洛南音薄旌予,喜歡《纏情掠奪首席boss太偏執》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 她愛了他十年,可卻在訂婚前夕落荒而逃,本以為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,卻不想一朝被擒,便一輩子被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 洛南音(哼著小曲兒):“天蒼蒼野茫茫,一支紅杏她要出墻。” 薄旌予邪冷似笑非笑將這小女人擁入懷中:“你這只紅杏要出墻?呵,你出一寸,我墻就挪一丈!”

免費閱讀

“為什么不出聲,嗯?”

低調奢華裝修的臥室里,鏤空壁燈中透出橙黃的暖光映照出床上糾纏的身影,身形偉岸的男人壓著嬌小的身影低聲質問,一次次粗暴的闖入,每一次都廝摩到底,一遍遍沖擊著她靈魂的最深處。

身下的女人千嬌百媚的臉上已然慘白一片,細密的汗從她的額頭沁出,混著眼角的淚一起滑落,貝齒死死的咬住朱唇不肯發出一聲呻吟。

低喘的男人霸道的捏住她緊繃的下頷,用力到強迫她睜眼:“洛南音,看著我!”

冷酷的聲音帶著毋庸置疑的命令,洛南音睫毛顫抖的張開美眸,眼底皆是男人殘酷嗜血笑容的倒影。

“你跟薄溫言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副死人臉么?”薄旌予更加用力的闖入,鷹隼長眸寒厲如刃,薄怒譏誚:“說話!”

他狠狠一撞,洛南音眼前幾乎一黑,酸麻的疼痛帶著撕裂的感覺蝕骨一般,卻比不上她正在滴血的心,顫抖著唇帶著血珠開口:“薄旌予,他是你的親人。”

親人?那個不知道哪里來的野種,也配叫他舅舅?

“呵呵呵……”低啞的笑聲仿佛蘊著誣陷的嘲諷厭冷,薄旌予滾熱的呼吸噴在她的頸窩,埋首靠近她的耳畔:“洛南音,你還知道他是我的侄子,當初跟他私奔的時候怎么不記得他跟我的這層關系?”

私奔……

洛南音隱忍著閉上眼睛,他滾燙的呼吸撲來好似針尖似的一下下的刺著她最敏感的位置,充滿危險氣息的湊近讓她渾身都有些顫栗。

當初若不是洛家的逼迫,她又怎么會出此下策?身為洛家的長女,卻在小三入門以后被迫成為了“私生女”,如此深仇大恨,她又怎么會肯給洛夕音捐腎?

見她有些恍惚的失神,薄旌予眼底戾色更深,拽起她扯出身體,強迫她轉過去跪在床上,從后面再次穿入。

痛!

洛南音疼的渾身緊繃,卻不想這更加刺激了薄旌予,他強取豪奪,一番折磨,洛南音渾身都仿佛散架了似的,只能感覺到身后的男人還在一次次的索取,仿佛體力永遠用不完,纖細的手指緊緊的攥住床單,淚,氤氳沾濕了一片。

仿佛一個世紀那么久,薄旌予才低喘一聲釋放出來,甩開她進了浴室。

水聲淅淅瀝瀝的傳來,洛南音艱難的撐著身子躺倒在床上,膝蓋已經麻木了,明明身體累的動彈不得,大腦卻異常的清醒,她寧愿自己暈過去,可惜,身上每一處尖銳的疼痛都提醒著她方才發生過的事情。

三年前,他們的婚事逼得他的摯愛顧凝自殺,永遠只能坐在輪椅上,而她的逃走,更是讓薄家顏面盡失成為了涼州的笑柄,那時,是薄溫言送她出的國。

她逃了三年,躲了三年,可不想還是被薄旌予找到了,他不光讓她進入薄氏,甚至還用一紙婚書囚住了她。

今天,是他們的新婚之夜。

斑駁的落紅落在米白的床上十分醒目,她顫抖著撐著身子穿上衣裳,一頭青絲凌亂的散落在身后,單薄的身形瘦削得十分惹人憐,薄旌予才從浴室出來便看到了這樣一幕,視線在床上一掃,眉心便深深的褶皺了起來。

“呵,第一次?”語氣里是毫不掩飾的嘲諷。

洛南音攥緊胸口的衣裳,抿唇,半晌,亮出一道冷漠的笑:“早知道補了還會疼,我還不如不補。”

一句話,仿佛最致命的火星,一瞬間便將薄旌予心底最烈的火焰點燃,他俊容陰翳如醞釀著的狂風暴雨,臉頰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,大步上前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,狠狠地抵到了墻上!

“洛、南、音!”一字一句,恨不能將承載這名字的女人咬爛撕碎!

洛南音被他突如其來的大力掐的憋痛顰眉,可千嬌百媚的臉上浮起一層不屑一顧:“怎么了?你嫉妒了?”

她倏地冷笑一下,朱唇一點紅的傷口再次崩開,瀲滟寒嘲:“薄旌予,不得不說,你的技術真的是糟透了,還比不上薄溫言的十分之一,你又粗魯又沒有情趣,真是——爛透了!”

“你說什么?”薄旌予眥目欲裂的暴怒一瞬間迸發出來,手下用力掐到她臉色泛紅,語氣駭人:“你再說一遍?”

洛南音被掐的喘不上氣,卻絲毫沒有顯露出一丁點的怯色,發不出聲音,索性就閉上眼睛,一臉任命。

她已經逃了三年,從被薄旌予找到的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他決計不會放過自己,可薄旌予卻從來不知道,她已經愛了他整整十年,只可惜,他的心里只有他的白月光。

薄老爺子曾因母親救過他一命許下過一場婚約,偏偏,薄旌予對她痛恨至極,訂婚的前夕,洛家人對她百般羞辱,為了能嫁給他,她全部都忍了,可是洛家竟然用母親的命來威脅她給洛夕音捐腎!

她不堪受辱,母親在她被綁上手術臺的時候舍命送她逃走,這一逃,便是三年。

在出國以后,她才知道母親當天便墜樓身亡了。

她恨透了這些始作俑者,如果現在的死能是解脫,那便是最好的結果。

洛南音思及此,唇角竟有一瞬間的釋然,一挑,滿臉坦然。

薄旌予暴怒中乍然見到她的神色,眉心一深,手力也頓住,驟然一松,狠狠將她甩到一邊。

洛南音驟然得了自由,大量的氧氣涌入讓她耳畔都產生的嗡鳴,頓時嗆咳起來。

“真是犯賤,你還不配臟了我的手。”薄旌予臉上凜冽的怒意還未褪去,轉身便扯起一旁的睡衣狠狠的丟到她身上:“別露出一副任命等死的樣子,想死還沒有那么容易!”

洛南音身形一頓,扯下那件衣衫,上面滿是清冷的薄荷冷香,這是他曾經穿過的。

眼角余光里是男人穿衣的身影,她倏地眼眶一酸,自嘲冷笑:“薄旌予,你這樣不累么?”

他找到她那天的話仿佛還在耳畔,嗜血的殘忍如最鋒利的刃,刺進她的心,他說“洛南音,顧凝殘了,你不是想嫁給我么?那我就讓你做一輩子的薄太太,讓你日日都生不如死,生生世世來為顧凝償還欠債! ”

薄旌予的手下一頓,側首,棱角分明的俊容泛起一層幽深森寒:“洛南音,折磨你,我永遠都不會覺得累。”

一字一頓,蝕骨寒涼。

手,驟然收緊,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,洛南音覺的心底有什么被割開,留下滿地看不見的緋紅。

“嘁,真是可笑。”她強忍著幾乎奪眶而出的淚,嘲笑的格外狠毒:“可是薄旌予,不管你再怎么折磨我,顧凝的腿都回不來了,她一輩子,永永遠遠,都會是一個殘、廢!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淘宝新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