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! 手機版

首頁武俠→ 青冥江湖決

青冥江湖決

作者: 蘇瓷 主角:李常風、陳羽晗   來源:奇熱

完結 免費

青冥江湖決主角李常風小說全文在線閱讀由三三小說為大家帶來!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‘青冥劍’,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,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,混戰之中,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,寒氣冥冥憑百煉,青光四射到穹天。一劍在手,執掌劍淵,睥睨天下,可開天辟地,逆轉陰陽,動乾坤,入輪回,李常風沒有辜負這把劍,拿著它,成就了屬于自己的江湖! ...

16萬字 更新:2020/01/10

在線閱讀

青冥江湖決主角李常風小說全文在線閱讀由三三小說為大家帶來!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‘青冥劍’,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,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,混戰之中,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,寒氣冥冥憑百煉,青光四射到穹天。一劍在手,執掌劍淵,睥睨天下,可開天辟地,逆轉陰陽,動乾坤,入輪回,李常風沒有辜負這把劍,拿著它,成就了屬于自己的江湖!

免費閱讀

五月劍莊的練武廳上,白光閃爍,兩個青袍漢子各自執劍相斗,四周聚集了許多來自五湖各地的江湖人士,都凝神注視著場地上二人的打斗。

場地中心有一個石墩,石墩之內陷這一柄長劍,只是劍身全都嵌在石壁之內,只露著一柄碧綠的劍柄。

正是每年一季度的‘奪兵大會’,是程天榮號召舉行。

五月劍莊收藏百般兵器,無一不是利器佳品。消息走動江湖,立刻迎來不少江湖俠士的參與,會中為奪一器之爭,廝殺不休。這兩個青袍漢子本身就有過節,大會之上,一時言語不和,便大打出手而斗。

程天榮身后站著兩個碧綠衣衫的女子,相貌都頗俊美,十七八歲的樣子,左邊那個叫做陳羽晗,右邊那位叫做任雪茗。乃是劍莊侍婢。只是任雪茗身材略胖,卻不失少女婀娜之姿。

程天榮的右下是一個身材魁偉,四方闊臉的大漢。此人叫做嚴厲聲,身后跟著一幫弟子,乃是凝劍門開創人,和程天榮關系最為密切。

程天榮左下是一位道姑,穿著灰衣布袍,四十歲左右,臉色鐵青。身后站著兩名少年道兒。這名道姑江湖法號靜謐師太,和程天榮乃是同門師兄妹的關系。

這二人是‘奪兵會’上的常客,程天榮邀請二人作為見證人,一來名震群雄,畢竟兩人在江湖上多年闖蕩,威名早就不在程天榮之下,二來可以幫著主持大局。

眼看著兩個青袍漢子越斗越酣,無不心煩,畢竟他們來此是來瞻仰劍莊所亮的兵器的,而不是看他二人打斗的。

嚴厲聲道:“你們兩個要打則出去打,別介臟了程老莊主的地方”。眾人隨身附和:“就是就是,要打就出去打,別在這里礙手礙腳的”。

“程老莊主,且別管他們二人,咱們來看咱們的兵器吧”。

程天容笑道:“好,老朽就不管他們,咱們今天要亮的兵器,是騷動一時的江湖名劍‘青冥劍’”。此言一出,盡皆動容。

這個青冥劍可是震驚江湖的名器,不過已經失傳多年,當年一個青冥劍魔殘害武林同道,至死都沒有人能贏得了他手中的青冥劍。

人人精神亢奮,都目不轉睛的盯著石墩上的劍柄。

程天榮道:“老夫這就取劍,給大家看個明白”。正要用力將劍提起,突然一個人影由南首眾人頭頂飛過,大叫一聲:“青冥劍是我的,休的亂動”。程天榮一怔之間,一個黑絲軟鞭已經擊在程天榮的拿劍手腕上,登時一道黑氣傳到手臂,跟著半個身子已經不能動彈,情知中毒,卻無能為力。

對方一擊得手,鞭頭回兜,已經卷住了青冥劍柄,回鞭甩出,青冥劍破石飛出,‘砰’的一聲響,石屑紛飛,原來藏劍的石墩被對方長鞭一拉之下,激得粉碎。

對方拿住劍柄,長鞭抖出,在劍莊之外的一個樹頭上一盤,將身子蕩出莊外。

陳羽晗和任雪茗突遭劇變,一起去看程天榮的傷勢。

程天榮體內血行加速,黑氣不斷蔓延,左手在右膀肩井穴上拿捏,防止毒氣蔓延穿過手臂轉至心臟,喘氣道:“不要管我,把青冥劍去奪回來”。二女領命,越過墻頭,去追那奪劍之人。

陳羽晗和任雪茗翻出劍莊之外,看著對方的背影鉆進一片樹林之中,緊跟其后的奔進林子之中。放眼四顧,遮天蔽日的樹木,只聞鳥唱蟲鳴,哪里還有奪劍之人的影子。任雪茗道;“陳姐姐,怎么轉眼的功夫就不見了,難不成他會隱身術不成”。陳羽晗警惕道;“敵在暗,我們在明,小心為秒,那個人肯定躲在這片樹林之中”。話音剛落,突然一個人從樹林深處被慣出,陳任二女一驚,閃躲一側。

此人摔倒在地,一柄長劍疾飛而至,刺到對方心口,劍柄仍自顫抖不至,二女見那長劍通身青色,不見任何鋒芒利刃,不就是青冥劍嗎?只見一個少年飛身而至,已將青冥劍從對方的心口拔出。

獻血不住的從傷者胸口奔涌而出,卻沒有立時氣絕,手指著拿劍的少年;“你......你......你......”。臉上惡毒的表情,兇殘的眼神,便私要將少年活拔吃掉一般。連續說了三個“你”字,一口氣接不上來,已經斃命。

少年橫過長劍遞到陳羽晗的面前;“青冥劍原是五月劍莊之物,理應交還”。二女看此情景,心中疑竇突生,并沒有接過長劍,以示相詢之色。

少年微微一笑,豎轉長劍說道;“在下李常風,乃是趕往劍莊參加奪兵會的,可惜一些私事耽擱了時辰,沒想到到了此地碰到這廝......”手指著地上的死尸繼續說道;“搶奪青冥劍,在下既然看見,便不能不管,可惜青冥劍上沾染了他的血跡”。

獻血不住的從傷者胸口奔涌而出,卻沒有立時氣絕,手指著拿劍的少年;“你......你......你......”。臉上惡毒的表情,兇殘的眼神,便私要將少年活拔吃掉一般。連續說了三個“你”字,一口氣接不上來,已經斃命。

少年橫過長劍遞到陳羽晗的面前;“青冥劍原是五月劍莊之物,理應交還”。二女看此情景,心中疑竇突生,并沒有接過長劍,以示相詢之色。

少年微微一笑,豎轉長劍說道;“在下李常風,乃是趕往劍莊參加奪兵會的,可惜一些私事耽擱了時辰,沒想到到了此地碰到這廝......”手指著地上的死尸繼續說道;“搶奪青冥劍,在下既然看見,便不能不管,可惜青冥劍上沾染了他的血跡”。

當時搶奪青冥劍之人身法很快,根本沒有人看清他的樣子,就算陳任二女緊急追出,也只看到他的背影而已。

任雪茗笑著接過了李常風手中的青冥劍;“那就多謝公子仗義出手,幫我們奪回青冥劍嘍”。李常風笑道;“舉手之勞,何足掛齒”。陳羽晗道;“既然公子是要去劍莊,不如我們一同前去吧”?李常風笑道;“如此甚好,省得我在這深山之上迷失方向”。

三人當下一起折返劍莊。

陳羽晗和任雪茗追那奪劍之人,一直追到十里開外。此時返還牽掛程天榮的傷勢,腳程仍是不慢,三人都是習武之人,不一刻已經抵達了劍莊內。

程天榮已經被轉移到了臥房,全身黑氣如云,將他整個人裹住。門前聚集著許多武林朋友。

陳羽晗三人從人群中擠了進去,只見靜謐師太和嚴歷聲都坐在榻前,垂首嘆氣,愁容滿面。盡是誰也不再言語。

陳羽晗和任雪茗看到床上的程天榮面如黑炭,心知不妙,趴在床頭,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。

靜謐師太談談的道;“哎,你們兩個女娃子也莫過太傷心了,這大概就是命數”。嚴厲聲一直沒有說話,待聽到靜謐師太這一番喪氣之語,大罵道;“放你的狗臭屁,要不是你鼓勵程兄用真氣逼毒,怎么會毒至全身”。

陳任二女去追奪劍之人之后,程天榮雖然把毒性暫時阻在手臂,可毒氣瞬在間爆漲,便如滔滔湖水般沖塞,漸漸的沖破穴道,流走全身。

程天榮委頓在地,已經無力支撐身體。黃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滴落,靜謐師太突然說道;“師兄,快用真氣護住心脈,將毒素逼出來”。

嚴歷聲道;“毒素蔓延這么快,只有馬上服食解藥,動用體內真氣只怕反會加快毒素蔓延”。

五月劍莊在江湖也算得上是泰山北斗,程天榮名威更旺,見他突遭此變,人人為他捏了一把冷汗。只盼他能夠以真氣將毒素逼出體外,嚴歷聲之言可沒人當回事,心想當務之急是要動用真氣逼出毒素,你那個解藥卻有上哪里尋去?

程天榮聽了靜謐師太的話,依言盤膝而座,雙手掌心朝天垂于丹田。運作丹田之氣,不料運功之后,血行加速,和毒素相抗便如投身汪洋大海之中,瞬間無影無蹤,黑氣更快的游走他奇經八脈之中,自手掌手臂蔓延到臉上胸口,程天榮登覺黑氣蔓延之時便如數條蟲子鉆進他血管之中,不斷的嗜咬他的內腹。胸悶氣漲,難受異常。

嚴厲聲叫道;“不要再用功了”。只見程天榮張嘴噴出一口黑血。人已經倒在了地上。

靜謐師太固然是傻了眼,沒想到程天榮體內的毒素這么頑固。

嚴厲聲命弟子將程天榮抬進了臥房之中。

嚴歷聲在程天榮的胸腹間推拿了幾下,程天榮才醒轉過來,但毒素已蔓延全身,脛骨酥軟,氣若游絲,即便是食得解藥,只怕也無力回天。

臥房內已經占滿了人,其中不乏一流的高手在內,可惜程天榮死勢已定,人人無能為力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毒發將死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武俠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淘宝新快3开奖结果